军委训练管理部军事体育训练中心巾帼建功群体素描
时间:2019-03-11 14:29:29    来源:中国军网字体大小:AAA

中国女兵,常常是巾帼英雄的代名词。体育赛场,常常是传奇的发源地。当中国女兵站上体育赛场,一篇篇英雄传奇就这样谱写开来:为了胜利一无所惜,除去胜利一无所求,燃尽青春,只为那升国旗奏国歌的使命与梦想!

让我们走近她们,一同品味军体女兵不一样的军旅人生。

王堂林:飞檐走壁霸王花

人物小记:王堂林,八一军事五项队助理教练,党的十九大代表。入队10年来,9次夺得世界冠军,荣立一等功3次,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被全国妇联表彰为“全国三八红旗手”,授予“全国巾帼建功标兵”荣誉称号。

2009年,王堂林以全军军事五项比武女子个人全能冠军的优异成绩,被选入八一军事五项队。入队不久,队里组织参观荣誉室,看着耀眼的奖杯金牌,听着一代代军五人“为祖国荣誉而练、为军人使命而战”的动人事迹,她暗下决心,一定要珍惜荣誉,当好传人,夺金牌当冠军,让五星红旗高扬在国际赛场。

为了实现理想,她加倍努力投入训练。练游泳,一堂课一般游3000米,她游4000米;投弹,别人每次投200枚,她投300枚;女队员越野训练每天15公里,她跟着男队员一起跑20公里;爬铁丝网,经常把背刮得鲜血淋淋;跳3米断墙,着地时感觉五脏六腑都像错了位;过壕沟,胳膊、腿、膝盖上不知磨掉了多少块皮肉,累得有时趴下来就不想起来。她不仅训练异常刻苦,而且善于动脑,坚持每天写训练日记和心得笔记,用心领悟揣摩动作要领,总结经验、查找不足、分析原因,主动请教。凭着苦练加巧练,王堂林很快脱颖而出,入队第3年就出国参赛,和战友们勇夺女子团体冠军和500米障碍单项冠军。此后,她越战越勇,多次夺得个人冠军,成为当之无愧的“军五一姐”。

2015年10月,第六届世界军人运动会在韩国打响。军事五项项目在俄罗斯、德国、巴西、土耳其、朝鲜等27个国家的数百名运动员中展开角逐。这次,中国女队上场的是王堂林和4名年轻队员。比赛一开始,她们就遭遇俄罗斯、巴西、朝鲜、德国、等强队的强力挑战。在前四项比赛中,俄罗斯始终紧咬不放,比分差距微弱。而在最后一项4公里越野跑比赛中,俄罗斯使用了带钉跑鞋,试图利用装备优势一举超越。面临严峻形势,王堂林挺身而出,带领女队极限冲刺,一举夺得女子团体和个人2枚金牌,打出了中国女兵的血性和风采。

由于长年高强度、超负荷的训练,她两次骨折,全身20多处伤疤,经常是旧疤刚去、新伤又来,其中右肩肩袖损伤,双膝关节积水,但她始终以顽强的意志品质奋战在训练一线。在王堂林的床头柜里没有香水、口红、睫毛膏等这些年轻女孩常用的东西,有的是她自己特殊的“化妆品”,那就是绷带、纱布、红药水和止痛膏。平时的生活就是除了吃饭、睡觉,就是训练和疗伤,这与同龄女孩的多彩生活形成强烈反差。

去年,王堂林怀孕生子,按照部队规定,产假有半年时间,她直到生产前一周才休息,产后3个月就带着孩子归队了。有领导问她为什么这么早就归队,她坚定回答,我要打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由于身体尚未恢复,她从协助教练为其他队员做好服务工作开始,通过练习静止与核心力量逐步恢复体能。春节前,她把才几个月的孩子交给家人,随队到外地参加冬训,凭借超人毅力不断加大训练强度,朝着军运赛场顽强进发。

何宇峰:云海长空蓝凤凰

人物小记:何宇峰,八一跳伞队运动员。从事跳伞运动28年,12次夺得世界冠军,1次打破世界纪录并保持至今,荣立二等功7次,三等功5次,被全国妇联表彰为“全国三八红旗手”。

跳伞运动起源于欧洲,长期以来赛场由欧美国家选手统治,被认为是白人的运动。2000年,23岁的何宇峰第一次随队参加在欧洲举行的国际军体跳伞世锦赛,当时中国队从未夺得过个人金牌,看着外国国旗一次次从领奖台升起,她想起当过红军的爷爷曾经说的话:“中国军人与外国人交手从来没有输过,你穿上这身军装,就得为国家争光,为军队长脸。”她横下一条心:一定要拿冠军,证明中国人也能行。

何宇峰从事的跳伞项目主要有定点、特技和造型等3个,定点项目要从1000米高空跳下,通过调整降落伞踩中直径2公分的黄色中心点;特技项目要从2000米高空跳下,开伞前完成4个360度水平盘旋和2个360度后筋斗动作;造型项目从3200米高空跳下,35秒内循环完成裁判抽选出的5个动作。比赛胜负往往是毫厘之间见真章。为了踩中那2公分的中心点,她手拉吊环模仿着陆动作,一练就是大半天,练完难以站立、无法握筷;为了练习造型跳伞的规定动作,她每天趴在滑板上反复做动作,一趴就是两三个小时,练到浑身酸痛、大脑充血;为了保持状态参加冬季训练,她从比地面低10多度的高空跳下,常常一天就是几十次,浑身冻僵、直打寒颤。

跳伞作为极限项目,常常与险情相伴。2011年12月,何宇峰和3名队友进行造型实跳训练,本来按计划做完规定动作后800米开伞,可她的却伞没有正常打开,一下子就被带进螺旋状态,在强大的离心力作用下,全身血液瞬间向四肢汇聚,行动十分困难。在数百米的高空中,她努力保持冷静,按照教程规范,先两手同时拉下操纵棒克制旋转,不行;又使出全身力气抖动伞绳,试图让主伞恢复工作,仍没见效。此时已经到了400米的最低安全高度,警报器开始急促报警。她心一横,拉开飞伞系统,把自己和主伞脱离,又艰难地把身体从旋转状态调整回正常体态,终于打开了备份伞。从开伞到落地,中间只隔了八九秒时间。卸下装备时衣服都湿透了,教练和队友没也惊出一身冷汗。就是这样上万次的摔打,她渐渐掌握了翱翔蓝天的秘籍。梅花香自苦寒来。2012年,何宇峰在世界跳伞锦标赛上一举夺得个人和集体两枚金牌,为我国在这个项目上实现了零的突破。

2016年,何宇峰开始负责女队教练工作。她给自己约法三章:每一次操课都第一个站到训练场,每一次实跳训练都第一个跳出仓门,每一次外训都全程跟队,每一次比赛都有预案有总结,每一次装备保养都现场检查把关。为此,她每年在外训练比赛时间长达9个月,即使回到营区,也鲜有周末,很少回家。艰辛付出带来丰硕回报。2018年,八一跳伞队一举夺得匈牙利国际军体跳伞世锦赛女子集体定点冠军、青年女子个人和全能冠军,并打破女子个人定点和青年女子定点两项记录,取得历史最好成绩。

张雨涵:碧波轻漾美人鱼

人物小记:张雨涵,八一游泳队队运动员。入队8年,夺得3个全国冠军,3个洲际和亚洲冠军,6个世界冠军,打破1次亚洲记录,荣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

张雨涵的父母都是游泳运动员,曾获得过全国蹼泳冠军。或许是遗传,张雨涵2岁多时,套个游泳圈就能自己打腿扑腾着横渡游泳池。4岁半时,她第一次脱离了泳圈和浮板,正式开启了游泳生涯,9岁就拿到了市游泳冠军。在小学升初中的那个晚上,妈妈很严肃地问她,游泳和学习选择哪个?张雨涵毫不犹豫地回答“游泳!”“选择这条路,意味着无论你成为冠军,都要忍受年复一年的枯燥训练和难以想象的苦累,你能坚持吗?”“能!”就这样,11岁的张雨涵入选湖北省游泳队,年底又被选进国家队。

尽管在国家队很快崭露头角,但张雨涵每次的比赛成绩总比训练成绩要慢一些,几年下来始终与冠军无缘,队里建议她换个项目练练。就这样,她被推荐到了八一游泳队,训练公开水域项目。到了队里,她问教练,怎么才能拿到冠军,教练告诉她,冠军之路是一个经验和能量积攒的过程,只有坚持下去,才能等到爆发的那一天。入队后,张雨涵的吃苦精神与顽强斗志令人吃惊,公开水域训练,每堂课下水就是2万米。张雨涵先是跟女队员拼,没对手了就跟男队员拼,拼到男队员也认输。张雨涵有胃炎,有次犯病曾昏迷在水池中。2013年,她又瞄准全运会,开始主攻400米、800米自由泳。就在赛前1个月,她在力量训练中胸骨脱位,复位后仍坚持参赛,勇夺400米自由泳亚军。

2014年,张雨涵出征韩国仁川亚运会,因为水土不服,一到驻地就发起了高烧。这边,队医给她扎针放血,那边,教练给她做心理辅导。在团队协作下,张雨涵在女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最后时刻后来居上,一举夺得金牌。头戴冠军光环,张雨涵成了队友赶超的对象。同项目的2个队友,一个比她小4岁,一个比她小7岁,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在训练中超过她。顶着巨大压力,张雨涵丝毫不敢放松,为了持续提高竞技水平,她主动研究其他优秀运动员的训练技术和自己的短板弱项。在白天正常强度课后,利用晚上休息时间强化训练,经常累得说不出一句话、吃不下一口饭。靠着这股韧劲,张雨涵在2015年第6届世界军人运动会上勇夺3金2银,拼出了中国女兵的血性和风采。

2017年全运会上,她连续6天参加了8场比赛,因体力透支出现低钾血症,颁奖时突然晕倒,被紧急送往医院。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张雨涵在4×200米女子自由泳接力赛决赛中表现亮眼,作为第三棒选手,她为最后一棒争取到3.63秒的领先优势,成功战胜日本队,拿下团体冠军。3个月后,她又与队友一起夺得4×200米女子自由泳接力赛金牌,并打破亚洲记录。

2016年,国家游泳队助力“一校一梦想”活动,张雨涵受邀来到乡村小学,把拼搏向上、自强不息的体育精神传达给孩子,激励他们在艰苦环境下追逐美好梦想,成就冠军人生。这,又何尝不是她自己的写照呢?!(吴旭 尹家睦 崔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