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里搏击,陆上穿越,这一幕幕“燃爆”瞬间,在我们的镜头与笔端定格。这是和平年代的“金戈铁马”,我们全程、全息、全员、全效“透析”这场盛会的魅力。

不曾相识的人们,远隔万里过重洋,相约在武汉;如今他们说着“你好”“谢谢”“再会”,告别了相聚十日的中国“老友”;我们送走远方贵客,也约定再聚的时日,从此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一场军运盛宴,让我们的职业生涯多了闪光时刻,有太多的感言、总结想说。在此,我们奉上曾奔赴各大赛场的记者手记,这里浓缩了我们对军运会的美好记忆。

(长江日报评论员肖畅)

 

在媒体通道与运动员相遇

从第一个比赛日到最后一个比赛日,同时承办乒乓球、水上救生、田径三个项目的武汉五环体育中心每天都赛事不断。尤其是田径,金牌大户,仅第一天就诞生了18块金牌,赛事多、密集且产生金牌速度极快,让负责田径报道的我,没有上过看台看过一场完整的比赛,因为不敢离开那条唯一可以采访到运动员的媒体通道。

在蹲守媒体通道的这些天中,我听到了很多与自己有限的人生经历完全不同的故事。有利用业余时间训练的王室保镖,有一直独居没有教练却能打破国内纪录的专业运动员,有学习设计的大学生,有因为田径而改变人生、收获自由的欧洲移民……最触动我的,是一名来自厄立特里亚的53岁残障军人,在他结束比赛准备上车前,我拦住了他,问了他的故事。

这些军人运动员,在赛场上他们拼搏奋斗,在战场上他们身负使命,但走下战场和赛场,他们也只是普通人,而我如此幸运地,因为工作需要,在媒体通道内看到了他们作为普通人的样子,了解了他们的故事。就像在媒体工作间遇到的一位乐于与所有人交流的美国同行James,他说,报道军运会的经历绝无仅有,而他的人生目标就是认识更多有趣的人,拥有更多的体验。这句话,又何尝不是我的感受。

(长江日报记者 蔡欣星)

 

升国旗、奏国歌,热烈爆表

工作2年,第一次如此全身心地投入到家门口举办的世界级盛会。从礼兵擎着国旗入场,每次只要在场馆、赛场升国旗、奏国歌,全场都会来一次燃情大合唱。要不是军运不打烊的vlog记录,我都不知道自己每次都唱得那么用力!如果能用现场观众的欢呼声来衡量军运会的热度,那只有一个答案——热烈爆表!

让人难忘的,还有军运会诗意的山水赛场,被镜头一一定格,令世界流连——长江上,跳伞鸟瞰,遨游天空之城;东湖上,扬帆逐浪,与风共舞……家乡被世界瞩目的感觉真好。

而对于今天生活在武汉的人来说,依山傍水而居,“诗和远方”就在家门口。下班了,约一场琴台的音乐会,吹着江风赏两江四岸灯光秀,手拉手一路逛到黎黄陂路;周末了,去东湖绿道骑行,载着帐篷上山、用音乐配星星……很幸运我们生活在这个城市,每天都有说走就走的旅行。

(长江日报记者 陈智)

 

“全能战士”撕掉90后标签

空军五项,代表中国空军首征即巅峰,一群年轻90后包揽了飞行项目、运动项目男女个人以及男女团队5块金牌。

赛后,记者问女子个人金牌得主和浩琴,训练、比赛需要克服的最大难关是什么?22岁的小姑娘很坦率,右腕尺骨茎突骨折,“伤”是她最担心的,不是担心疼,而是担心影响了比赛,影响了整个团队;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的小姑娘程新在自己的强项射击上拿了小组第三,还偷偷哭鼻子了,情绪可能只允许困扰自己3分钟,在赛后的献花仪式上,她已从容淡定地绽放笑容。当天下午的百米游泳障碍比赛中,调整好状态的程新又拿下了女子组第二的好成绩。

这些都是鲜有在赛程文字里详细体现的。因为在竞技场上,人们的焦点是比拼、较量和勇者。但背后的故事、细节往往有着更加动人心魄的力量。

这是一群年轻的中国90后,但他们更是中国军人90后,他们撕掉了人们对于90后的偏见“标签”,展现给世界的是中国军人的气魄和勇气、责任和担当,留给世界舞台的是中国年轻人的呐喊和希冀。

(长江日报记者 孙珺 郭佳)

 

运动新玩法,还不快体验

山区、水系、滩地、丘陵、平原……罕见的自然禀赋,让武汉向全国乃至全世界“解锁”水陆空各种玩法成为了现实。一座城市包圆全部项目,在军运会历史上也是首次。

10天时间,也让不少市民重新认识了武汉:原来,我们生活的城市还有这么多种新鲜玩法!

10天,武汉,在这样一个有限的时间、空间里,让100多个国家、近万名运动员在“水陆空”各个场域内跳跃、冲击、拼搏、释放激情与能量,实际上,可以让人们重新审视“全民健身”这个概念的广度。

全民健身,应该是在“多元化”的前提下健身——人们按照自己的喜好、身体条件以及便捷程度,在城市的不同场域中,选择各种各样的体育项目,去体验多元的体育之美、运动之美。

也许,看完了这次军运会,会有更多人的“运动思维”被打开,尝试自己从未涉及过的体育领域,“解锁”体育新玩法的同时,也“解锁”自己更多的潜能和创造力。

(长江日报记者 刘智宇)

 

难忘“国际村”里的笑脸

从10月11日军运村开村以来,我们就驻扎在这里,每天都能感受到军运村的情绪变化。刚开始时,各国代表团入住军运村,初来乍到,不少外国客人都略显拘谨。

在这里生活两三天后,他们很快就适应了军运村舒适的生活,每位接受采访的代表团成员,都对在这里的生活感到非常满意,他们提到最多的则是舒适的住宿环境、美味可口的食物,以及热情周到的服务。

在军运村居住区门口,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会向每位外国客人问好,以至于外国客人们都学会了“你好”“谢谢”等简单的中国话,每个人都很礼貌友善,脸上的微笑都能溢出来,在这里,语言已经不再是交流沟通的唯一工具。

翻译小姐姐秦宇池讲述的小故事令人印象深刻:在乘电梯时,一位法国运动员跟保洁阿姨同乘一部电梯,外国友人男性一般会谦让女性,让保洁阿姨先出去,保洁阿姨觉得“来了都是客”,让外国客人先出电梯。虽然语言不通,但你会觉得这种小细节,特别打动人。而在军运村,这样美好的小故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

军运会缓缓落下帷幕,“村里”满是离别的伤感,他们都在相互告别,也在用交换徽章的方式,让友谊能够跨越时空,他们也都在期待着能再度重逢。

(长江日报记者 欧阳崧)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

作为一名新闻记者兼军事爱好者,我对军运会的期待、盼望,大约要超过很多人。军运会期间,我采访了很多退役老兵,听他们讲述了许多与训练、比赛及实战有关的故事。

比如,在战场上,有些地方是战车等机械化装备无法到达的。这个时候,战士们就需要下车作战,并通过快速奔袭方式抵达战位,及利用枪械歼灭在途中遇到的敌人。所以在军运会的比赛中,就设置有相应环节来考查选手们的奔袭射击能力。

各国军队的战士们,有时会选择从水中出击。这就要求他们在游进途中,必须使用爬、钻、跳、攀等动作来越过出现在水面与水中的各种障碍物。这就是障碍游泳项目能被列为军运会比赛项目的主要原因。

为考查空降兵快速、准确抵达战位的能力,高空定点跳伞项目就成了军运会的比赛项目。

虽然现在各国军队已普遍装备枪榴弹与榴弹发射器等武器,但用人力投掷的手榴弹,仍没有被淘汰。战士们用手榴弹打击敌人时,投得越远,自己就越安全;投得越准,就能越有效地杀伤敌人。这就是我们在军运会比赛中,仍能看到选手们比赛投弹的原因。

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因而古今中外的军队,为了提高战斗力,都会在和平时期狠抓训练,并会从实战需要出发设置训练科目,从严从难训练战士。

(长江日报记者 陈奇雄)

 

最意外的10万+

开赛第一天,26岁的巴西选手卡约在单杠比赛中以很惊险的方式摔下来。赛后的混采区,我找到卡约,问当全场观众为他鼓掌加油时有什么感想?这位开朗的巴西人主动询问了“感谢”“中国”两个词用中文怎么说,真诚地向观众表示感谢。

是的,在专业体育记者、国际媒体云集的军运会上,人物、故事是我为本次赛事报道划下的重点,但真正令我刷新认知的是短视频。

几天后,一个打上“巴西吴彦祖”标签的短视频迅速在网上走红,并登上微博热搜。视频的主角正是巴西体操队的罗迪。当天我在混采区拍下了罗迪回应网络走红、并用中文打招呼的短视频。没想到,这竟然成为我在此次报道中唯一的10万+。而因伤没有出赛,只是帮忙搬垫子、调器械的罗迪,也超过奥运冠军的风头,成为巴西队最热的明星。

如同升级更高版本的系统时,会带来软件的全面更新。在军运会这个世界级赛会的洗礼下,得到刷新的不仅是体育纪录、城市面貌、赛会经验,作为报道者的我,媒体观念也得到一次刷新。

(长江日报记者 冯爱华)

 

见证中国马术奖牌“零”的突破

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我们深刻地感受到,自己不仅是军运会新闻的报道者,也是中国马术奖牌“零”的突破的见证者。

10月19日,马术场地障碍赛打响,赛场上紧张,场下的记者也不轻松。“哪国实力强劲、哪位运动员实力了得、比赛情况如何……”3天的赛程里,看着解放军马术队成绩排名由第9蹿升到第4,再从第4晋升到第3,赛场上马匹和运动员的每一次跳跃配合,都牵动着我们紧张的神经。

10月21日下午,当中国运动员毛立新驭马跳出零失误佳绩时,我们在赛场现场提前统计的成绩和幕后素材已准备完成;当天马术个人场地障碍赛颁奖仪式上,五星红旗升起的同时,我们准备好的新闻文图和视频稿件同步发出,让更多人第一时间见证了这一荣耀时刻——首次参与军运会马术项目的中国解放军马术队,不仅斩获一枚铜牌,也实现了中国马术项目在国际大赛中奖牌零的突破。

(长江日报记者 赵歆 廖桥)

【编辑:兰玉婷】